歡迎來到安策事務所! | 手機版 | 二維碼 | 購物車(0)

浙江安策律師事務所

成功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摩托車與電動三輪車相撞受損,在交警隊未作事故責任認定的情況下如何索賠

摩托車與電動三輪車相撞受損,在交警隊未作事故責任認定的情況下如何索賠

發布日期:2014-12-08    來源:張紅  瀏覽次數:1339

【案情簡介】


2012年10月4日16時45分許,原告A駕駛普通二輪摩托車與被告B駕駛的電動三輪車發生碰撞,造成A受傷及車輛損壞的交通事故,經鑒定,A構成十級傷殘。因雙方對進入路口時的交通信號燈情況描述不一致,導致無法查清且無其他證據證明,故交警未就事故責任進行認定。


爾后,A與B就賠償問題多次協商無果的情況下,將B訴至法院,要求B賠償A因此發生醫療費等各項費用及其他損失共計139323.26元。


本案爭議的焦點有二:一是B的電動三輪車是否為機動車;二是B在本案中是否存在過錯,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法律剖析】


張紅律師作為原告A的代理人,以案件事實為基礎,從案件所涉電動三輪車的定性和事故雙方當事人的過錯責任為出發點,提出以下代理意見:


一、關于B的電動三輪車定性問題。


張紅律師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簡稱道交法)第119條“機動車是指以動力裝置驅動或者牽引,上道路行駛的供人員乘用或者用于運送物品以及進行工程專項作業的輪式車輛。非機動車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驅動,上道路行駛的交通工具,以及雖有動力裝置驅動但設計最高時速、空車質量、外形尺寸符合有關國家標準的殘疾人機動輪椅車、電動自行車等交通工具”之機動車基本概念為基礎,結合電動自行車的通用技術標準規定,提出本案肇事電動三輪車最高時速、空車質量、外形尺寸遠遠超過電動自行車的通用技術標準,應屬于機動車范疇。


二、關于本案事故責任承擔問題。


首先,張紅律師指出B駕駛的電瓶三輪車屬于禁止上路行駛的機動車,該種車輛上路行駛存在安全隱患,增加了事故發生率。從電動三輪車的管理實踐來看,我市自2004年起根據省經貿委等五部門《關于加強電動自行車生產銷售上牌管理的通知》(浙經貿輕紡[2004]103號)之規定,已經貫徹電動三輪車不得上牌,禁止上路行駛的文件精神,并于2012年9月1日起在全市范圍內禁止四(三)輪電動車的違法生產、銷售和上路行駛以及違法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本案事故發生時間在2012年10月4日,B駕駛電動三輪車上路行駛的行為本身明顯違反前述規定,存在過錯。


其次,張紅律師通過調查取證,提出B對本次事故的發生存在明顯過錯。B的電動三輪車于2010年12月29日買來后未經相關部門批準即進行擅自改裝,更換電瓶,存在過錯,此其一。事發前B在機動車道最右邊車道上行駛(該車道不允許實施左轉彎),違反交通信號燈指揮實施左轉彎存在過錯,此其二。B駕駛的電動三輪車載500多斤的長豇豆及一位乘客的行為明顯違反交通法規,屬于危險駕駛,且根據A駕駛車輛的車況、性能及所載貨物及人員的情況,亦無法采取妥當的緊急避讓措施避免事故的發生,此其三。


第三,A在本次事故中不存在過錯。


本案事故系在A通行方向紅綠燈由紅轉綠后發生,即A在由北往南綠燈正常通行的情況下發生,且A所駕駛之車輛經鑒定符合相關技術標準,故A對于本起事故的發生不存在過錯。


法院審理后,關于賠償責任的確定全部采納了張紅律師的觀點,認為B在本次事故中至少存在三處過錯:一是違反交通信號燈指示闖紅燈;二是B駕駛電動三輪車在機動車道上行駛,違反道交法規定的通行規則;三是B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本身在載重、速度、質量等指標上,已超過了通常意義上的非機動車,與A駕駛的二輪摩托車危險性不相上下;其載有530斤左右的蔬菜和一成年男子,增加了車輛的危險系數且未盡到謹慎駕駛義務。雖本案由于B的電動三輪車已經遺失,對其最高設計時速、整車重量等參數均無法確定,法院對B駕駛的電動三輪車按本地司法實踐以非機動車處理,但張紅律師關于機動車與非機動車的代理意見,已變相被法院上述論理部分予以吸收采納,并作出B在本案中存在過錯的認定。


【案件結果】


法院最終判決B對A的損失共計129746.87元承擔60%的侵權責任,并判令B賠償A精神損害撫慰金為3000元,共計79158.32元。

分享到:

工作日:8:30-18:30

客服QQ

客服電話0573-820882380573-82088239

微信公眾號
掃一掃 關注我們

丛林探险电子游戏 uu捕鱼手机版 美国网站大全黄页 新倩女幽魂 该如何赚钱 赢爵棋牌非凡炸金花 米兰玩什么 郑州沐足男技师 赚钱快的化妆品招商 球棎足球比分007 阿止博客娱乐 清纯美女 清新 企业管理主要课程 埃及宝藏游戏 股票行情600326 pk10个人经验 江苏11选5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手机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