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安策事務所! | 手機版 | 二維碼 | 購物車(0)

浙江安策律師事務所

成功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涉刑民交叉金融借貸案件中的問題探析

涉刑民交叉金融借貸案件中的問題探析

發布日期:2016-07-11    瀏覽次數:1041

2013年124日至2014613日,被告環亞公司分三次向原告海寧農商銀行丁橋支行銀行借款400萬元,并由被告天地公司、夏某某、沈某某提供最高額連帶責任保證。后在還款期內,被告夏某某因涉嫌貸款詐騙罪被立案偵查,而其為環亞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故海寧農商銀行丁橋支行向法院起訴要求環亞公司立即歸還400萬原借款,同時支付利息和實現債權費用。因該民事案件需以刑事案件的審理結果為依據,故于2014917日中止審理。20163月,南湖區人民法院判決夏某某構成騙取貸款罪并責令其退賠海寧農商銀行丁橋支行損失400萬元。夏某某刑事判決后,海寧市人民法院對本案恢復審理并于20166月作出判決。

徐海明律師作為夏某某的代理律師,其在代理此案后認為:第一,本案中的合同已涉刑事犯罪,所以不應該以有效合同來認定。而因合同無效,所以除本金以外的請求均不應該支持。第二,夏某某已被法院判決承擔刑事責任,涉案本金也在刑事判決中予以確認并判決全數退賠,而根據一事不得二裁,不應該再在本案中判決夏某某承擔任何民事賠償責任。

庭審中,徐律師充分闡明了上述觀點,法院最后也采納了我方觀點認為:被告夏某某使用虛假的合同、虛構貸款用途,其行為已構成犯罪,因此原告與被告環亞公司簽訂的借款合同應屬無效,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返還,且基于過錯還應當賠償原告相應的利息損失,但原告主張的實現債權費用因合同無效而無依據,故不予支持。另外,因主合同無效,故從合同也應屬無效,保證人需對環亞公司不能清償部分的三分之一承擔賠償責任。但是,夏某某已在刑事判決中確定應承擔退賠責任,故無必要再判決其承擔包括利息損失、實現債權的費用、擔保責任等在內的任何民事賠償責任。

【案例分析】

問題一:該合同是屬于無效還是可撤銷

夏某某構成的騙取貸款罪是指“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行為”,而《合同法》中關于合同無效或可撤銷都有涉及一方以欺詐的手段這一情節。筆者認為在刑民交叉的情況下應當認定合同無效,具體理由如下:第一,在“先刑后民”的模式下,刑法被認為是最嚴厲的強制性規范,違反刑法的行為不僅損害當事人利益,也必然同時損害國家利益;第二,涉案合同已成為犯罪的一部分,是夏某某采取合法行為掩蓋非法目的的一個行為,若在民事案件中認定其有效,會導致法律邏輯矛盾。

問題二:已發生刑事判決,個人是否還應在民事訴訟中承擔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九條規定:“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的,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被害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刑法第六十四條有關問題的批復》法[2013]229號“根據刑法第六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八條、第一百三十九條的規定,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的,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據此,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的具體內容,應當在判決主文中寫明;其中,判決前已經發還被害人的財產,應當注明。被害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或者另行提起民事訴訟請求返還被非法占有、處置的財產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由上述規定和批復可知,只要刑事判決書中明確了相關的犯罪數額及對應的受害人范圍,其責令退賠、追繳違法所得的內容就具有可執行性,被害人應先通過執行程序彌補損失,否則可能出現“一事二理”情形,形成兩份事實與數額不同的生效判決,同時對被告人的同一行為進行兩次處罰性評價也有違公平原則。因此,在已發生刑事判決的情況下,個人不應當再在民事訴訟中承擔包括相應的利息損失、實現債權費用、擔保責任等在內的任何賠償責任。

問題三:其他未被追刑的借款人或擔保人是否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條“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經濟組織因不同的法律事實,分別涉及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嫌疑的,經濟糾紛案件和經濟犯罪嫌疑案件應當分開審理。”和第3條“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以該單位的名義對外簽訂經濟合同,將取得的財物部分或全部占為己有構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外,該單位對行為人因簽訂、履行該經濟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應當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夏某某承擔的是刑事責任,環亞公司承擔的是合同責任,兩者之間并不矛盾也符合相應的法律規定。另外,夏某某作為環亞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所借款項主要用于償還其他借款和公司的運營,作為貸款的實際使用人,環亞公司也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8條“主合同無效而導致擔保合同無效,擔保人無過錯的,擔保人不承擔民事責任;擔保人有過錯的,擔保人承擔民事責任的部分,不應超過債務人不能清償部分的三分之一。” 第40條“主合同債務人采取欺詐、脅迫等手段,使保證人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提供保證的,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欺詐、脅迫事實的,按照擔保法第三十條的規定處理。”根據上述兩條法律規定,結合本案中保證人天地公司和沈某某在被告環亞公司與原告締約過程中未盡審慎注意義務,其提供的擔保客觀上促使了借款關系的成立,具有一定的過錯,且原告在訂立合同時并不知道有欺詐的事實存在,故兩保證人應根據其過錯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分享到:

工作日:8:30-18:30

客服QQ

客服電話0573-820882380573-82088239

微信公眾號
掃一掃 關注我們

丛林探险电子游戏 猜大小单双怎么能赢 赛车大小单双玩法技巧微博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百变qq软件破解版下载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啊? 上海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波音平台线上娱乐网址 欢乐生肖官方开奖 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技巧 晴天棋牌 彩票大小单双口诀 微信二人斗地主 麻将十赌九赢的小秘方 重庆龙虎官方开奖